15(1 / 2)

15

虞酒估计自己的目的暴露,很多同学的想法都是“我把你当同学,你竟然想当我师母”。

每次学霸夸她认真学习的时候,她就会心虚。

天知道虞酒上课没认真听过几分钟,有那个时间就盯着苏颂看去了,剩下的时间要么在工作,要么在想法子撩苏颂。

她好忙,没空看书。

唐越说:“教授让我们进去?”

虞酒“唉”了一声,和他一前一后进去,视线最先落在苏颂的桌上,干净整洁,和他本人一样。

最前方的书上压着一支笔。

这是苏颂一直以来的习惯,虞酒以前和他同桌时候,经常自己的笔找不到了,就直接从他桌上拿。

这么多年他还没有改变。

虞酒回过神就听见苏颂的声音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唐越已经迫不及待,噼里啪啦地就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,听得虞酒一愣一愣的。

她低头看了看自己怀里的书,对着目录,努力寻找他说的是哪一章内容,最后还是放弃了。

太难了。

苏颂瞄了眼发呆的虞酒,她放空时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呆萌的可爱,眼睛睁得大大的。

他收回视线,给唐越讲题。

低沉悦耳的磁性男声回荡在办公室内,虞酒再次神归时,苏颂已经讲完了:“……其他的你自己应该可以理解。”

唐越点头:“谢谢教授。”

然后他带着自己的笔记离开了办公室。

苏颂又抬头,“你有什么事?”

虞酒“啊”了一声,把课本放在桌面上推过去,“就是基础太差,上课都听不懂。”

苏颂目光顺着落在书上,随手翻开:“哪里不懂?”

他的手很漂亮,十指修长,翻书的时候手指曲起,骨节分明,白皙又精致。

虞酒眨着眼儿,“哪都听不懂。”

听到这声,苏颂动作微顿,重新看她。

虞酒今天换了个口罩,是叶萌给她买的,总体是白色,在右下角有一只可爱的小草莓。

配上她今天的妆容,就很好看。

苏颂从那草莓上移开视线,将翻开的书合上,慢条斯理地开口:“或许你需要先学高中物理。”

高中物理?

虞酒:?

怎么回事呢,你可是物理教授。

虞酒装着担忧的样子,柔声开口:“教授,你这么说,那我就很难受了。”

她搬来了椅子,坐在他对面。

两条胳膊摆在桌面上,像是幼儿园同学上课认真听讲的模样,如果说的话也是那样的话。

苏颂垂目,“因为你没有基础。”

虞酒在心里把他吐槽了一万遍,嘴上还是温温柔柔地开口:“那我回去复读也不现实吧。”

苏颂嗯了声:“是不现实。”

以她的身份,来这蹭课都是出乎意料的了。

“苏教授。”

虞酒倾身趴在桌上,“您就帮帮我吧,那个你发的PPT我也看了。”

她那天觉得他太直男,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看了。

苏颂表情纹丝不动,眉峰微抬,眼神落在她清澈的眼睛上,像一汪湖泊似的,勾人。

“你让我怎么帮你?”

他问。

“补课呀。”

虞酒脱口而出。

闻言,苏颂定定地看着她,差点都把虞酒看心虚了,想到自己的目的,立刻挺直背。

“有不懂的可以下课问。”

苏颂把书推回去,补充了一句:“微信上也可以。”

虞酒答应得飞快,“好嘞。”

门外有人敲,“苏教授,副院长找您。”

苏颂应了声。

虞酒也跟着起来,冲他莞尔一笑,“教授,我们回头联系。”

她就差哼着歌离开了。

这么来了一趟,她连准备的问题都不用说。

虞酒琢磨着,吃回头草吧,好像也不是那么难,就是以前的路再走一回就是了。

走过一次,第二次还不好走吗?

抱着书去的,抱着书回来。

虞酒到家时,接到了江宁鹤的电话:“昨天你去书店买书,是故意的吧?”

“怎么了?”

她没回答,而是反问。

“你说呢。”

江宁鹤正坐在自己的总裁办公室里,一只手利落地签字,一边和她说话。

虞酒哼了声:“我还以为你来兴师问罪。”

闻言,江宁鹤开口:“这有什么好问罪的,去就去了,想买什么就买,不够把那一层都买下来。”

虞酒笑嘻嘻地:“哥哥真好。”

江宁鹤很满意这个称呼。

然后他就被虞酒迅速地套出了前因后果。

江双清有自己的微博,十几万粉,虽然有可能是公司买的,但明面上看上去还是很唬人的。

她在自己微博白莲花地唉声叹气。

读者们心疼得不行,问签售会到底怎么了,就被知情人科普都去看虞酒去了。

原本还安慰江双清的,这下连她们也开始“啊啊啊我居然错过虞酒了”的评论。

每条微博评论江双清都会收到提示。

她兴致勃勃一点开,看到内容整个人都气疯了。

虞酒到底有什么好看的,天天上热搜,图片一搜一大堆,老豆看烦了。

江宁鹤说:“她没告诉爸妈。”

毕竟这事儿太丢脸。

最新小说: 道生玄阳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无忧江湖 都市最强狂神萧羽秦媛媛 公主小爷别胡闹 农女的逆袭人生 穿越之秀才家的小娘子 王爷,你家王妃又闯祸了 我能改造基因 开局送了个妹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