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一中文 > 其他小说 > 重生之职业打金 > 第36章天马小白

第36章天马小白(1 / 2)

“大哥……”

南宫楚楚虚弱地睁开了眼睛,眼光一下瞥到左落,惨白的脸庞之上顿时爆发出动人的光彩。

“楚楚,你为什么这么傻呢?难道你不知道这湖水会要了你的命吗?”

左落对她对自己的一番痴情,有些感激,更有感动,但是见她如此不爱惜自己,还是有几分后怕,要是他再晚上一些,这个女孩真的出了意外,让他以后怎么自处。

“若是没有了大哥,楚楚活着还有什么意思!”

南宫楚楚毫无羞涩地表露着自己的真情。经过刚才那一幕,她实在是胆战心惊,后怕万分,心中的话再也藏不住了。

左落将她搂得更紧了一些。

“傻瓜,以后千万不能再这样做了!你大哥我福大命大,是死不了的!若是你轻生的话,要大哥以后自己一个人该如何是好!”

南宫楚楚温顺地点了下头。

“楚楚日后怎都会留下性命,只为了再看大哥一眼!”

听她说得这么凄凉,左落心中涌起一股不详的念头。

“难不成你还要嫁给那个李剑英吗?”

南宫楚楚刚刚才回复了几分红润的俏脸顿时又变得惨白一片,但她仍是点了下头。

“我不能……违了爹爹的意思!”

只觉一股无名之火从心中涌起,直想狠狠地在这个顽固的美*部打上几下,好好的施行家法。左落实在是想不到经过了两次生死大变,南宫楚楚对她父亲的敬畏之心竟然仍是未曾消退,心里也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无奈之意,这丫头怎么这么固执。

左落看了南宫楚楚美丽的脸庞一眼,心中不禁也起了狠意。

纵使你真的要嫁给那个李剑英,也得要他敢娶才行。他要是敢娶,我也会在你成亲的当日把你硬生生地夺回来,还要在众目睽睽之下,灭了李家,看你以后除了我还能嫁给谁!

他心下打定主意,也就不再多劝,扶起了南宫楚楚,两人重又向谷外走去。

湖的这一边也是长满了铁杉树,又高又大。两人径直行走了半个时辰的时间,终于是走出了谷外,眼前已经是一片绵长的森林。

左落回头看了一下来路,这里的铁杉木大多数是在千年以上的,用来打造战船正是合适,他也不用在等自己那边种植的那些,五年的等待也只是百年年份而已,哪里能和这些相比。

“嗯,给这个谷起个名字吧,这里都是铁木,不如就叫它铁木谷吧!”

无归山脉之中的树林当真是绵延千里,两人走到夜间,也不知走了多少路,但却仍然还在森林中转悠。好在出了那铁木谷,外界的飞禽走兽也渐渐多了起来。左落打了两只野鸡,生起火来烤熟。

两人都是好久没有吃到肉味了,又饿了许久,闻到烤鸡的香味,都是双双肚中直叫起来。左落悄悄拿出调料来,顿时让烤肉飘香四溢。二人都是吃得津津有味。即使以南宫楚楚如此小的胃口,也是吃的只剩下一根鸡腿、一根鸡翅。

见左落差不多已经把自己的吃完了,南宫楚楚不禁将吃剩的鸡腿、鸡翅递了过去。

“大哥,你吃吧,我已经吃饱了!”

“吃这么点?”

对于她的食量,左落也真的是非常疑惑,身为一个武者她本不该只吃那么点的。嘴里虽然这么说着,但他双手还是老实不客气地将鸡腿、鸡翅全部接了过去。

“小绿!”

南宫楚楚抬头望向天上的明月,心中又担忧起了这个乖巧又爱吃的小婢女来。

“大哥,你怎么会到怒涛府来的?”

南宫楚楚想到他刚刚打下整个江南,现在应该正是忙碌处理各方事务的时候,怎么会突然一个人跑到已经被洗劫过一次,荒凉无比的怒涛府来。

左落也不隐瞒自己的目的,现在局势明朗,他的目的是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,可以说是昭然若揭。

江南大多数地方都已经落到了他的手里,一个南阳郡城翻不起风浪,但它在哪里总归是让人膈应得很,要是和庆国交战,更是有可能让你后院起火,这样的隐患当然是要提前排除才行。

“可是,南阳世家众多,太守府还控制着江南剩下的军队,大哥你一个人,怎么匹敌得过这么多人呢?”

南宫楚楚的担忧不无道理,之前对付李奉一些人,他就那么狼狈了,南阳城里还有一个钱益坐镇,哪怕他真的有大宗师的实力,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拿得下来的。

“嗯!”

左落眉头一展,又露出一副淡然自若的表情。

“我可没有想过要硬闯南阳城!现在有的是人愿意帮我,而且谁说我是孤身一人的?南阳周边全都是我的人,军队再多,与我而言又有何妨。你是不是见我之前连李奉他们都打不过,所以担心我?那时我不过修行出了问题罢了。”

想到心猿,左落忍不住皱眉,虽然现在压制下去了。但是这就是一个不定时炸弹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,需要时时刻刻小心才行,必须要尽快解决掉它才行。

“可是南阳城里还有钱爷爷啊!他可是大宗师里的高手,比我爷爷还要厉害几分。”

南宫楚楚忍不住担心。

“你南下过来是要投奔钱益的吧?可惜钱益已经退出禁龙卫,从此只是一个闲散的江湖人了,庆国再失一个顶梁柱。”

左落摇摇头,对庆帝的蜜汁操作真的看不懂了。

对龙首的事情漠不关心,袖手旁观也就罢了,这也可以理解,一个破碎虚空的影响力太大了,庆帝没把握掌控,感觉到威胁了,人之常情。

但是在接连失去两个顶尖大宗师的情况下,石乐志的与左落一方死磕,害的刘园战死,逼走南宫市,这样的操作就让人看不明白了,现在钱益心灰意冷,直接告老还乡,他根本不用看庆帝的脸色,可是带来的影响却是方方面面的,这是庆帝和底下人离心离德的开端。

也就是南宫楚楚在被追杀,所以不知道,庆国已经有好几个很有分量的老臣告老还乡,禁龙卫这个天子亲军里更是有很多人直接脱离,浪迹江湖。

听到钱益已经离开,南宫楚楚一阵失神,她来江南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寻求他的庇护,还有就是请他出面说和,为南宫家的女眷求情。

南宫市在外,也只是能够保证她们不受虐待而已。

一个无牵无挂而且疯狂的大宗师谁都不愿意招惹。

“你不用担心,现在有我保护你,我还会帮你把南宫家的人救出来。”

不为南宫楚楚,单单南宫市的人情就足以让他冒险去救南宫家的人了,更何况现在还有这层关系。

“这次我去南阳城,希望赵阳诚识相一点,不然的话我不介意让他消失。”

说到最后一句,左落的语声转冷,杀气不禁外溢,四周顿时一片冰冷,连高窜的火苗也一下子被压到了最低点。

乍露的杀气转瞬却逝,仿佛从未露出过一样,但南宫楚楚却将他杀气盈然的一幕深深地刻到了自己的脑海中,想到若是自己也身陷绝境,他是否也会为了自己露出这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,将天地万物不放在眼里的杀气呢?

她神驰了好久。

“大哥,我要与你一同去南阳!”

“南阳可不是好去的!”

左落皱了下眉头,他一个人自然是来去如风,但是带上一个人,却就不一样了。

虽然南阳城里有他的人,还有很多人早就暗地里投诚了,但是说不准赵阳诚会狗急跳墙。

“嗯,我知道。”

南宫楚楚坚定地点了点头。

“我有个小婢被李奉抓去了,他是当朝礼部侍郎的儿子,所以人有可能也被带回了南阳,她是因我而被抓的,于情于理,我都要去救她出来!”

以左落对女子的了解,见她露出如此坚定的神情,知道不管自己这么劝说,恐怕她也是不会听的了。想到以李奉的性子,肯定不会千里迢迢带着一个小婢女回南阳,说不定早已经将她杀了,甚至以邪道妖人的尿性,死都是最好的解脱了

脑中虽然这么想着,但是脸上却是一点也不敢表露出来,只得胡乱安慰了她几句。两人这一天都经历了很多事情,南宫楚楚更是身心俱疲,说了一会儿话,就倚着左落睡过去了。

本来以左落的性子,身边既然有这么一个美丽女子,况且又是乍尝情爱滋味,原本是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。只是怜惜她这一天这么疲惫,不忍心再去折腾她了。

他不需要睡眠,先是吸收天地灵气修炼,恢复了自己的法力,然后开始磨灭身上的负面情绪。

当然了,有过前车之鉴,他自然不会在一股脑的把法力和精神消耗一空了,至少要保持三分之二的日常战力才行,被一个无名小子打下悬崖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。

一点点的消磨之后,等状态差不多了他就开始恢复,然后再继续。

篝火渐熄,东方发白。左落第二天醒来,却发现怀中的女子正一脸大汗,俏丽的脸庞之上,染上了一层不正常的艳红之色,娇躯之上更是滚烫无比,显然是染上了风寒。

南宫楚楚双眼紧闭,长长的睫毛不断地抖动着,粗重的呼吸吐到左落的手上,竟然滚烫无比!

左落暗暗叫苦,想不到昨日虽然是替她驱逐了严寒,今日却仍是发起了高烧。

不过也不难理解,她本才破身不久,就大喜大悲不说,又在那么寒冷刺骨的湖水之中浸泡,发烧一点也不奇怪。

一般内力修为到达一程度后,就不会轻易染上风寒这些小毛病。南宫楚楚年岁虽轻,但一身实力却也达到了先天。但是她昨天以为左落已经遭遇不幸,险些个走火入魔,对内功修为大是不利,在人伤神之际,最是抵受不住外魔所侵。到了现在才爆发出来都已经是她真气修为不错的结果了。

左落不懂医道,就算是急得乱翻跟斗也是没用,当下背起南宫楚楚,在低空御风而行。一口气奔行了三个时辰,方才歇息了一下。他本来想要再赶路,但想到南宫楚楚从早上到现在一直未曾进食,她本来就虚弱,再不吃点东西身体不是更加受不住。。

当下将她抱到了一棵苍天大树之下,让她靠在树干之上,他随便找了点树枝,手一点,火堆就已经生了起来。

他知道南宫楚楚此时不宜吃荤腥,从储物空间里取出早就已经做好的灵米饭,准备加点水煮一下,给她熬粥喝。

不过他没有煮粥的工具,所以在附近准备找找有没有什么合适的。

谁知他才走出没有多远,便强自刹住了身形。只觉一股极其强大的气势正从自己的背后逼来,势道之大,几乎可以赶得刘园当时燃烧气血和他搏命一击的时候。

左落的额上起了一丝冷汗,只觉的背后那股力道有增无减,转眼间的功夫,已经逼到了身后三丈的位置。

他暗暗心惊,实在想不到这丛林之中竟然还隐藏着这么一个大高手,偏偏他身上一点准备也没有,那点印符在对付李奉等人的时候他都没有拿出来,对这样的存在更是笑话。

他缓缓转过身来。

“这位前辈,在下左落,乃是偶经此地,非是故意打扰前辈清修,请前辈见谅!”

他只以为自己闯进了哪位前辈高人的潜心隐居修行之处,被那人的气势所惊,再加上忧心南宫楚楚的伤病,所以不欲得罪了对方,说话之间,非常客气。

只是他虽然说得谦恭,但那人却是理也不理他,只是用沉重的气势将他牢牢锁定。

左落怕自己的动作太快,引起那人的敌意,气机牵引之下,对自己发出轰然一击!但动作虽慢,却仍是转过了身体。

他的目光一到对方之上,饶是以他的修为心性,仍是不禁“咦”了一声,说不出的惊讶奇怪,只感觉最近什么怪事都让自己遇上了!

高人异士多是长得稀奇古怪,左落转过身来的时候,心中已经有所准备。即使对方长得再丑再怪,就算是七十古稀,七八幼龄,都不会让他心生惊讶,毕竟这不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武侠世界,这里还有修士的存在。

可是哪怕他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乍一见到对方的样子时,还是结结实实地给吓了一跳!

因为对方根本就不是一个人!而是一匹丈余长、一人半高的白色骏马!

白色鬃毛在林中微风的吹拂下轻轻飘荡,仿佛水波一般,闪着柔和的光芒,没有半分杂色!只是在额头之上,多了一道金色的印记。它在三丈远处傲然驻立,仿佛世间最高贵的帝王,硕大的双眼之中,满是不屑之色。

它只是静静地站着没有动作,但一股瞬间便可奔腾万里的力量感却展露无余!

左落的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。

好漂亮的神驹!

而且他还眼尖的看到它背上有一对漂亮的羽翼,静静的贴在背上。

天马!

这绝对是一匹天马。

成年之后可以追风而行,翱翔天际的顶级灵兽。

他虽然也见过不少名驹,但这么神骏的,还是第一次见,天马的传说他只以为是杂谈里的传说,或者已经被修行者带走了,真的是连想也不敢想像这世上居然还有天马存世。

一瞬间,心中涌起了一股想要拥有它的念头,狂热的让他忘记了所有的一切。

这可是顶级灵兽,只要成年就可以拥有炼神返虚层次的实力,不但可以翱翔天际,还天生擅长使用风雷二道法术。

那匹天马轻嘶一下,声音洪亮之极,中气十足,即使是专修音波功法的佛门高僧在此,全力一宣佛门狮子吼也是不过如此!

它轻刨了一下蹄子,硕大的脑袋轻晃一下,仔细地打量着左落,突然前蹄一屈,猛然向左落冲来!

没有人可以描述这种奇快但又优美的动作,仿佛流星一样,美丽而迅捷有力,转眼之间,已经冲到了左落的面前。

左落连眼睛也来不及眨一下,这匹天马已是人立起来,一双沉重的前蹄已是当头击来。

哪怕左落神魂时刻笼罩在自己周身,面对这种速度也根本来不及反应。左落猝不及防,哪里还闪躲得开,匆忙之间,只来得及把双臂举起,护在了头顶之上。

天马一声欢叫,双蹄已是砸下,重重地击在左落的手臂之上。

“嗤”地一声闷响,在天马沉重的压力之下,左落整个人如同木桩一样被它打进了泥土里,小腹以下,全部没到了土中。

那匹天马退后几步,冲着左落看了看,大脑袋连晃几下,嘴里不停地打着呼呼,似是一个恶作剧的小孩恶作剧成功,正看着自己的成果在窃笑一样。

左落只觉的双臂一阵疼痛,继而一阵发麻,仿佛两只手臂已是完全不属于自己!上面附着的法力直接被一下打散。

“最近遇上什么鬼了,怎么老是遇上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!先是一头巨鹰,然后就是一个奇冻无比的大湖,再来就是一条长长的怪蛇,最后又是这匹力量奇大无比的天马!莫难成,这不是江湖世界,改成修行世界了?这不是无归山脉吗?什么时候这里有这么多奇珍异兽了!”

左落是真觉得自己这几天流年不利,先是心猿乱动,导致自己出了问题,马上就遭遇了李奉,后面的一桩桩一件件也说不上是好运,虽然都化险为夷了,但他宁愿不要这样。

难道是他占据了江南四郡,所以气运反噬,让他这段时间走背运?

别人可以不信这个,但是作为修士,他还是不得不信的,只可惜他没有手段看自己的气运,他手下也没有这一类人才。

这头天马体型不如那条巨蛇那样庞大,但力量之大,比起那条巨蛇来,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更重要的是它的灵智更高。

只是看它仿佛在讥笑自己一般左落也不禁大怒,双手猛地在地上一按,法力狂涌而出,整个人已然冲天而起!他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,猛然朝向那匹天马落下,双掌之上已经是带上了一道青蒙蒙的光华!

那天马又是一声轻嘶,竟然赶在左落落掌前这间不容发的空隙跃了出去!左落双掌击空,法力全打到了地上,顿时击出了一个约摸半丈宽、三尺深的大坑来!

天马更是显得兴奋,前蹄不停地刨着地面,看样子便又要来上一记了。

它就像是一个调皮的孩子,遇到了能陪自己玩耍的人,自然显得兴奋。

左落一掌击空,心中也不惊,毕竟在记载之中,天马不仅追风而行,更厉害的还可以追逐时光。

这只不过是一只幼年天马罢了,还没到成年,顶多算是少年。

哪怕如此,他也需要凝神应对,生怕又一次被它打进了地中。虽说有法力护罩,不会伤到,但被一头畜牲打得这么狼狈,伤害不高,侮辱性极强。

白光一闪,天马再动,仿佛闪电一般,瞬间便冲到了左落的面前,双蹄再度狠狠地砸来!从静止到加速,再突然之间停顿,所折耗的时候竟连脑神经都来不及反应过来,仿佛它根本就没有动过,原本就站在这个地方一般。

这更像是空间瞬移,而不仅仅是御使风的力量。

传说之中,极致的速度就是空间,也就是瞬间移动,当超越了空间,就可以涉及时间。

这匹天马当然没那么变态,但是以它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,哪怕不是瞬间移动,至少也已经有点沾边了。

这样的速度实在是饶人听闻。

哪怕他专门用神魂观察,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,但是他还是察觉不到一点征兆。

他甚至提前预判,在天马还没动的时候,他就已经提前向上纵起。

最新小说: 则天掌控者 玄幻之这届徒弟真难带 翻天神帝 开局签到辟邪剑法 重生之来快活啊 道魄神尊 生物终极进化系统 寿元打工人 直播系统:充钱我就能变强 碧海幻想